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网瘾少年刘禅之崛起

第358章 孙权的底牌

  

好,很好,非常好,明天会更好。

孙权听到吕壹带回的消息,兴奋地差点当场倒在地上。

关羽的大军都在襄阳,江陵的守备不足,

若是有石韬当内应,就糜芳和马良那两块料,如何守得住江陵?

这石韬虽然治民的手段颇有一套,可说来说去,不过就是个毫无见识的蠢物。

刘禅一个小小的县令就能让他俯首帖耳,我要是给他个太守……

嘿嘿,想来这个鄙夫做梦也不敢想觊觎太守之位。

“做的很好!”孙权笑的一脸紫髯一抖一抖,畅快的呼吸着夏口的江风,心中欢喜非常。

这才是对,这才对。

我孙权占据一方,平生所畏,不过刘禅一人尔。

现在刘禅不在,江陵空虚,只要我攻破江陵,顺势截断夷陵,大半个荆州都要落在我的手上。

到时曹魏再从江北杀来攻打襄阳,蜀军首尾不得兼顾,这荆州就要全落在我的手中了。

这次孙权吸取了之前的教训。

他没有贸然对江陵发动突袭,一边向江北发动试探进攻,一边往陆口方向放出探船。

果然,陆口那边加强了戒备,糜芳还趾高气昂的派人来夏口责备孙权,问他们为什么往陆口方向派兵。

孙权一脸无辜的表示,他们现在正准备在江北打持久战,自然需要长沙郡运送大量的粮食来支援。

因为汉军占据了陆口,截断了长沙和夏口的便捷水路,他们大量运粮,自然也需要在陆口方向多安排点人手接应。

为了求糜芳行行好,孙权还又给糜芳送了不少礼物,这让糜芳又很面子,还写信斥责孙权一顿,让他再有事情必须提前向他这个太守汇报,不然以后长沙往江东的送粮船队都要征收重税。

小人得志啊。

不过,不要紧。

等攻破江陵,绝对有你的好看。

为了查探石苞是不是真心投靠,孙权又派人去结好石苞,装作无意问了问江陵的城防部署。

石苞非常上道,也装作无意把江陵的城防军部署位置一一透露。

他特意告诉东吴的使者,现在江陵的兵少,可武陵却有一万兵卒,数万民众。

石苞又偷偷告诉孙权,只要孙权愿意提前把周瑜的女儿送来,

他甚至可以更进一步,劝说马良去武陵视察春耕。

马良要是走了,江陵就剩下老迈多病的关羽和贪鄙的糜芳。

那难度真是又进一步降低。

好在,孙权还是有几分理智,

此事事关东吴的国运,宁可错过,不能冒进。

他并没有直接把周瑜的女儿送给石苞,只是先谢过石苞的好意,表示自己这次来就是为了讨伐叛将韩综,江陵城的城防部署只是手下人不懂事随口一问,请石苞不要多想。

不过,周瑜之女嫁给石苞这事是板上钉钉的,请石苞尽管放心。

石苞明显有些失望,不过还是表示了对孙权的信任。

他几乎口水都要流出来,憨笑着请东吴的使者转达对孙权的敬意。

“只要能用得着石苞,石苞愿听从大将军调遣。”

孙权也知道,这次再偷袭江陵,刘禅说什么都要跟自己翻脸,决不能容忍荆州东边还有自己这个邻居存在。

为了取胜,孙权化身马谡,一边谨慎的封锁消息,一边谨慎调动自己所有的力量。

除了见利忘义的石苞,他在江陵还有最后的埋伏。

潜伏许久,这埋伏终于能用得上了。

江陵城中,孙尚香最近颇有些无聊。

刘备称帝之后,封她为仅次于皇后的贵人,还给她送来亲笔信,表示不会怪罪她多年前的种种。

因为吴夫人和益州世族的关系,孙尚香不适合在成都居住,但刘备承诺,等攻破长安,一定会早点把孙尚香接回去。

关羽是鸟都不鸟这个小嫂子,

但马良还是按照礼节,经常来请示孙尚香一些事情。

孙尚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每次马良上门请示,她都表示一切都由马侍中和关将军决定。

她每天在小院中孤独的赏花,偶尔写一些诗文,

实在闲不住就身披软甲,手持双剑,在一片花丛中肆意起舞,一招一式轻巧灵动,就算是最高明的剑客看了,也要点头说一个好字。

这一天,孙尚香用了晚饭,又练了几遍剑术,这才用绸缎轻轻擦拭了脸上的香汗,把绑好的秀发放开,从纸盒中挑出一张面膜敷在脸上。

装面膜的白色纸盒中央有一块金色的方形图案,上方还有GUERLAIN的金色文字,看起来颇有几分贵气。

这是刘禅过年之后遣人千里迢迢送来的新面膜,孙尚香最是喜爱,每隔两天都要贴上一张,虽然没什么返老还童的神奇感觉,但感觉脸上的水润好了一点,似乎有那么一丢丢年轻时候的感觉。

孙尚香对着玻璃镜小心翼翼把面膜贴好,可贴面膜的时候,她惊奇地看到自己两鬓的白发似乎又多了几根,突然鼻子微酸。

终究是……老了啊。

女人终究抵挡不住岁月的力量。

她呆呆地看着镜子里面自己贴了一半面膜,颇有些诡异的面容,又想起自己前半生不算波澜壮阔,却充满各种波折的辛酸时光。

孙尚香略略记事的时候孙坚便战死襄阳,

她的童年时光,目睹了长兄孙策率领江东众人拼死奋战,一点点在这块豪强林立的土地扎根,并在这里升起孙家的旗帜。

从小,她就苦练武艺,幻想总有哪一日能跟随兄长一起上阵杀敌。

后来孙策也遭到暗算身亡,更坚定了孙尚香苦练武艺,保卫自家家园的意志。

以她的地位,本来十三四岁就该嫁做人妇,可因为她的执拗和坚决,硬生生拖到了二十岁。

可二十岁的时候,她终于拖不下去了。

她还记得,那年自己哭着喊着绝不嫁人,却硬生生被拖去拜堂,

二哥不需要她那一丢丢武力,

只需要她是孙权妹妹的这个身份。

他要用自己去交往一位几十年前就名震天下的英雄,

身为孙权的妹妹,她无法拒绝。

“夫人!”

恍惚间,孙尚香突然听见一个声音低声呼唤自己,她猛地跳起来,右手下意识的按在剑柄上,低喝道:

“是何人?”

“夫人,是奴婢!”

听见这个声音,孙尚香的心顿时一沉。

她第一次嫁到荆州是身不由己,第二次返回荆州也是身不由己。

当日孙权拉住这个妹妹的双手,眼泪滚滚流下,他哀求妹妹看在父兄的身上再助自己一臂之力。

“父兄开疆不易,现在能守住疆土的,也只有小妹你了!”

当日,看着孙权脸上的滚滚泪水,孙尚香也只好答应他的请求,茫然而绝望地再次踏上异乡的土地。

孙权给孙尚香安排了一个叫许宁儿的侍女服侍。

这很合理。

她们刚刚抵达江陵的时候马良还对这主仆颇为警惕,可时间长了,马良政务繁杂,哪里还有心情注意这个。

而且孙尚香和许宁儿主仆都非常老实,基本不跟外人接触,总是跟几个女子较劲,也实在有违君子之道。

读圣贤书长大的马良哪有这么多的弯弯绕,更不会想到这许宁儿是孙权安排下来,专门跟吴国传递消息的密探。

她之前一直安安稳稳,甚至让孙尚香都几乎忘记了她们的任务。

直到许宁儿在黑暗中鬼鬼祟祟地呼唤自己,孙尚香才起了一身冷汗,噩梦般记起了自己来江陵的重要任务。

她把脸上惨白的面膜撕下扔在地上,冷哼道:

“说吧,二哥又要我做什么?”

许宁儿压低声音,明显带着一股恐惧,颤声道:

“至尊即将再攻江陵,烦请夫人设法杀死糜芳或马良,引起江陵大乱。”

孙尚香的手一抖,玻璃镜险些落在地上,

好在她颇为敏捷地伸手接住,用袖口轻轻擦拭了几下镜面,缓缓地吐出一口浊气。

“知道了。”

“除了我,二哥还联系了何人?”

“奴婢不知。”

孙尚香嫩滑的脸上因愤怒而微微发紫,寒声道:

“你不知,我知!”

除了孙尚香,江陵城中另一个姓孙的也几乎在同一时间接到了孙权的传讯。

这天孙贲刚刚吃完晚饭,洗漱完毕,盘着腿沐浴着越发温热的晚风跟最近越来越苍老的徐

(继续下一页)

  

铅笔小说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